您當前位置 ? 首頁 > 資訊 > 中國不銹鋼網 > 遭威脅、被扣留——中央環保督察與地條鋼督查都經歷了什么?

遭威脅、被扣留——中央環保督察與地條鋼督查都經歷了什么?

發布時間:2017-05-31 責任編輯:力源不銹鋼網 來源:不銹鋼行業

在國家發改委、工信部等部委,有部分地方政府帶著當地企業“說情”或是爭取新建產能指標,“有時候一天就得接待十幾撥,講政策講到嗓子沙啞,反復做工作,他們仍然不死心,都想‘開口子’。”


對抗環保督察“丑態百出”

環保部近日通報了7起新近發生在京津冀環保大督察中拒絕檢查、阻礙執法的事件。一些業內人士和專家指出,環保督察實施以來,取得的成效有目共睹,但中央環保督察尚且遭遇阻撓督察的尷尬,平時一些地方環保監督執法之難,可見一斑。新“環保法”被稱為“帶牙齒的”史上最嚴環保法,期待這部環保法不僅“鋼牙利齒”,而且還敢“亮劍”。

對抗環保督察“丑態百出”

據統計,自環保督察工作開展以來,各地發生拒絕檢查、阻礙執法事件共十多起。環保部環境監察局負責人曾坦言,當前我國環境污染違法犯罪行為呈高發、多發態勢,沒有根本性扭轉,企業頂風非法排污、暴力抗法的案例時有發生。

梳理近年來環保督察組被少數違法企業“拒之門外”案例,涉事企業從躲避到無視,甚至暴力相向,猖獗之態,不一而足。

——關門躲避。河北省石家莊市新樂市恒際木業、河南省焦作市山陽區凱倫機械制造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員聽到環保督察組敲門后迅速躲避,拒絕開門接受檢查。

——視而不見。有的公司正在生產,但拒絕檢查。5月18日,河北省邯鄲市冀南新區臺城鄉東城基村昌盛塑料包裝廠的員工看到執法人員后,拒不開門接受檢查,鄉政府和當地環保部門人員到場后,企業仍然拒不開門接受檢查。河北省衡水市桃城區抽查河東辦事處程莊組小加工企業時,該工廠正在生產,執法人員敲了20多分鐘門,該廠也沒有人開門,拒絕檢查。

——強行扣留。今年4月16日,環保部督察組在山東綠杰環保節能科技有限公司檢查時,被該公司人員強行鎖門扣留長達一小時。環保督察組在河北省邢臺市現場檢查時,還出現執法證被搶的情況。

——圍攻毆打。2015年9月,濟南市大氣污染防治督查組在檢查揚塵污染問題時,被十余名不明身份人員圍攻毆打,攝像、手機等設備遭搶奪,4名環保執法人員及1名記者被打傷。

違法企業為何如此膽大妄為?

一些違法企業公然對抗環保督察執法,記者采訪發現,有兩種情形值得關注:

——地方保護主義作祟

不銹鋼裝飾行情

在一些地方,干預環保執法的事情時有發生,形成惡性循環。當地一干預,一些環保部門被迫放棄原則,甚至充當地方環保違法的“保護傘”。南方某省一位環保官員告訴記者,他所在轄區一座水庫,被賣給一家地產商搞房地產開發,現在已經蓋起星羅棋布的獨棟別墅,并修建了高爾夫球場,而該水庫的水域和四周山地,屬于一級飲用水水源地保護范圍,這顯然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法》等多部法律法規。當時環評時,一些人本想反對,但這個項目是市委某領導引進來的,只好給這個環評亮“綠燈”。現在想起來,他覺得很慚愧,“這是我這輩子做得最對不起良心的事情”:為了讓開發商搞房地產,違法毀掉一個好端端的一級飲用水水源地。

中部地區某省一位縣環保局副局長,則是“愿作為”“敢作為”的環保官員之一。他說,縣領導要引進一家污染企業,投資幾千萬,他堅決反對,縣領導多次威脅,他就是不同意簽字,最終引進這家企業不了了之。他當時也擔心被“穿小鞋”,好在這名縣領導后來受賄東窗事發。

廣州市紀委監察局曾通報稱,花都區炭步鎮三聯村4名村干部阻撓環保執法。2016年8、9月期間,該鎮政府兩次組織對轄區內滿達有色金屬冶煉廠進行環保執法,炭步鎮三聯村村委書記、村主任謝泳儀組織人員到場阻撓,使環保執法工作未能正常進行。

——企業無賴 環保無奈

“許多不法企業視環保督察為例行檢查,自認具有‘抗藥性’。”一位環保人士分析認為,“企業違法成本偏低、行政執法手段有限等原因,客觀上造成了‘企業無賴,環保無奈’的尷尬現象,并導致‘污染—罰款—再污染—再罰款’惡性循環。”2015年,因拒絕環保執法檢查,山東省青島市一家企業被當地環保局處以一萬元罰款,該企業不服氣,將環保局告上法庭。好在當地法院經審理,判決認定環保局的處罰符合法律規定,駁回原告企業的訴訟請求。一位業內人士告訴記者,類似案件說明,一些地方環保執法檢查的行政成本相當高。

對“地條鋼”暗訪者“往死里打”

晚上8點匆忙吃過飯后,將白天走訪的7家企業記錄分別整理成冊,已是深夜2點。第二天一早8點30分,張晨又要趕往下一個督查企業。

  為確保6月30日前全國“地條鋼”產能徹底出清,鋼鐵煤炭行業化解過剩產能和脫困發展工作部際聯席會議(下稱“部際聯席會議”)于5月2日派出了13個核查組赴13個省(市)進行核實。5月8~12日,張晨所在的工作組在四川開展核查工作。“即便盡力連軸轉,還是時刻擔心有疏漏,隨時可能被追責,每天都感覺在‘趟雷’。”

  “趟雷”壓力源自中央今年對去產能工作的新要求。“中央對于去產能高度重視,懲處力度前所未有。”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遲京東說,此前,已有江蘇和河北省兩位領導受到處分。

  層層問責震懾之下,不少省市區的鋼鐵、煤炭去產能工作從嚴加速推進,四川省是其中之一。“2016年底,淘汰落后產能、打擊地條鋼以及去除合法合規產能三方面任務,涉及產能約1070萬噸,四川省都是按照要求提前完成、超額完成。” 四川省化解鋼鐵行業過剩產能和脫困升級工作領導小組牽頭單位、四川省經濟和信息化委員會相關負責人向記者強調,四川省高度重視打擊‘地條鋼’任務,嚴格貫徹落實中央去產能精神。

  盡管“省委書記、省長多次作出批示”、“先后開展了8次拉網式清查”以及“要求各市州每半個月必須匯報最新排查情況”等措施多管齊下,落后產能卻仍然容易死灰復燃、“雷”聲不斷。

  此次聽聞督查組即將入川,5月7日,四川多家鋼鐵企業聯名向國家質檢總局遞交了舉報信,舉報四川仍存在企業頂風生產地條鋼并貼牌銷售、違規新上電弧爐等現象。第三天,該舉報信便轉至督查組,從北京趕往四川的路上,張晨和團隊成員的微信、郵箱也收到了多份舉報材料。

  記者同時對部分被舉報企業進行了暗訪,也遇到了“趟雷”般“棘手”的難題。

“越詳細越好”

  “只要是被舉報的企業,都會被列入督查名單。”張晨說,由于各省情況復雜,鼓勵舉報人盡可能多提供企業違規信息,“比如該企業哪一個廠區有違規現象、具體地址,這樣督查組能夠迅速直奔廠區,精準發現企業的貓膩。”

佛山不銹鋼行情

2016年4月,經國務院批準,由25個成員單位組成部際聯席會議制度,統籌推進化解過剩產能各項工作。

  今年1月,部際聯席會議曾組成12個督查組,赴全國30個省(區、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開展專項督查。

  此次四川核查組分為五個小組,分頭前往成都、瀘州、涼山、雅安等地檢查68家企業。

  張晨所在的小組檢查成都市20家企業,另一位參與核查的許鋼所在的組則檢查分散在瀘州市、自貢市、資陽市以及阿壩州的9家企業,“三天跑了1000多公里,一刻也不敢放松。”

  要干好核查工作,“不僅體力要好,更需要干部有勇氣、敢擔當。” 許鋼說。督查組成員透露:“在拆除一家地條鋼企業時,縣長、縣政府人員都在現場盯守,但企業老板頑固抵抗,最后出動了公安部門維持秩序。”

  記者了解到,督查組來到河南一家鋼鐵企業時,企業千方百計阻撓督查人員進廠,時任工信部副部長的徐樂江聞訊親自帶隊趕到現場,才得以開展檢查。

  “從目前檢查情況看,地條鋼企業的生產設備已經破壞性拆除,同時從國家到地方高密度的檢查,企業恢復生產的可能性很小。”張晨表示,“不排除存在企業死灰復燃的情況,督查組會對重點企業密切關注,同時實施舉報獎勵機制。”

力源不銹鋼

此次部分企業舉報的違規生產廠家,如某鋼鐵公司存在不達標的小電爐生產,四川省相關部門反饋稱“早就已經撤底拆除”。督查組表示,“督查組會到企業進一步核查,如果已徹底拆除,要求四川省及時做好信息溝通,消除誤解。”  

“小利益”與“大道理”

  部際聯席會議一位成員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在發改委、工信部等部委,不斷有地方政府帶著當地企業“說情”或是爭取新建產能指標,“有時候一天就得接待十幾撥,講政策講到嗓子沙啞,反復做工作,他們仍然不死心,都想‘開口子’。”

  公開原因是,許多地條鋼企業是偏遠縣鄉的支柱,牽扯到就業、拉動經濟增長等多方面問題。“有些企業是地方政府出面好不容易招商引進來,現在讓他們去拆,矛盾特別大。”上述部際聯席會議成員表示。

  十余年來,有關部門已多次聯合開展打擊“地條鋼”行動,屢禁不止,其頑固性顯然與巨大利益關聯。

  四川某大型鋼鐵企業負責人介紹,地條鋼企業不使用環保設備、偷稅漏稅、貼牌銷售,成本至少較正規鋼企低300元/噸,投入數十萬元,一年能獲利數千萬元。

  一位行業協會的人士前不久也有“奇遇”:“某知名院校學者制作了數十頁PPT講述地條鋼對落后地區經濟增長的貢獻,并上升到精準扶貧高度。”

  這也反映出,從鋼鐵學術界到地方有關部門對于“地條鋼”、去產能的認識還存在盲區甚至誤區。

  實際上,早在2002年,原國家經貿委就對“地條鋼”做出界定,“地條鋼”是指以廢鋼鐵為原料、經過感應爐等熔化、不能有效進行成分和質量控制生產的鋼及以其為原料軋制的鋼材。

  直到2017年中鋼協、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等行業機構發布了更為細化的界定標準,部分省份仍存在“故意誤讀”。

  “部分企業增加精煉設備、擴大中(工)頻爐容,稱可以達到制造標準,但這都與生產優質產品不符,只要不能保證產品質量都屬于地條鋼。”遲京東說。

  以取締地條鋼為核心的去產能行動,難免與企業生存、地方稅收等產生摩擦。

  在此前的核查中,張晨所在的檢查組曾遇到企業老板下跪求情,并嚎啕大哭訴苦,以死要挾阻撓設備拆除,“作為個人看到這一幕難免于心不忍,但只要違法違規都必須拆除。”

  “如果到處都‘留口子’,中央推動供給側改革、去產能豈不成了空話?任何的小利益都不應該成為阻礙國家發展的借口。”中國鋼鐵工業協會副會長、冶金工業規劃研究院院長李新創表示,當前我國鋼鐵產能過剩的情況下,合法合規生產的企業都需要“去產能”,何況產品工藝無法保證的“地條鋼企業”?更不用說違法違規新建電弧爐等新增產能行為。

  遲京東說:“如果連‘劣幣’都驅逐不了,鋼鐵行業何談升級轉型?今天不堅決打擊落后產能,以后海外市場就會像打擊地條鋼一樣打擊中國鋼鐵產品。”  

民間“調查組”

  前述部際聯席會議人士說:“但凡上門游說的地條鋼企業,我都當面問,你們生產的鋼材自己會用嗎,他們都搖頭。”

  更通俗地說,“地條鋼”實質是“劣質鋼”,如果這些鋼材用于高速公路或是水壩和高層建筑,隱患無窮,在地震多發的四川省,地條鋼的危害性更為突出。

  盡管危害性突出,與其他產能過剩的省份不同,四川省鋼鐵行業是一個存在較大缺口的輸入型市場,當地鋼鐵企業生產沖動更為強烈,企業間的矛盾更為激烈。認為一些地方政府作為不力,一些大型企業便自己組織“打假隊伍”。

  王威曾在北京當了十年兵,退伍回到四川老家后,他怎么也沒想到會得到“鋼鐵大老板的重金邀請”。這份“重金”酬勞的工作,主要任務就是查找違法違規鋼鐵企業的證據。

  “找證據的工作需要跑得快、能攀爬,有時候還得連夜蹲守,且自我保護能力強。”王威說,公司專門成立了由技術員、營銷員以及老司機組成的“調查隊”。

  只要從市場發現“地條鋼”蹤跡或違規新增產能線索,“調查隊”就會順藤摸瓜前往生產廠區“暗訪”。

  暗訪之前,“調查隊”要先做出“攻略”匯總并熟記于心。攻略包括國家政策、去產能設備和生產工藝識別、被調查企業生產資質、進入戰術,等等。

“連續幾天蹲守在廠區周邊是家常便飯。”為了拿到證據,“調查隊”會想盡一切辦法。

  在一個地條鋼企暗訪時,王威通過一名內部員工得知該廠區隱蔽處仍有中頻爐生產,當晚調查隊便喬裝員工順利通過大門,剛拍到照片完成取證,就被保安發現喝止追趕,“幸好跑得快。”

記者了解到,四川省內多個大型鋼鐵集團都成立了“調查組”或“調查隊”。對于這份“重金” 工作,王威和團隊卻認為“干不長”。

  “我的前任,因為長期調查地條鋼,經常收到對方的威脅電話,被迫離開四川。”前幾日,王威再度開展暗訪,“有的違規企業增派了保安,企業老板下了命令,只要抓到翻墻進入拍攝的,一律按小偷論處,‘往死里’打。”

“換馬甲”

  “只要發現違法違規的情況,一律處置,我相信沒有人會、也沒人敢再為地條鋼企業背書。”張晨說。

  同時張晨表示:“一些企業知道督查組來了,會以各種方式進行隱藏,不排除漏網之魚。”為了防止被企業和地方政府“忽悠”,看到可疑的地方,張晨和督查團隊都會進行再度核驗。

  不論是督查組還是民間“調查隊”,要搞清楚企業真實的生產情況并不是容易的事,特別是在中、工頻爐徹底拆除以后,地條鋼企業“換馬甲” 新建電爐的貓膩更難查證。

  “我們也聽到了新建電弧爐的反映,當前鋼鐵行情較好,一些企業有想法擴大生產,對于這種動態省里高度關注、嚴格管控。目前各級政府都在核查,建立重點關注名單。”上述四川省經信委負責人表示,目前已經要求各市州對全省大幅用電企業監控,防止死灰復燃、頂風作案,對于一些死角與新風險點保持高度警惕。

  2017年伊始,央視《焦點訪談》欄目曝光了四川仍有一些鋼鐵企業生產已經明令禁止、存在重大安全隱患的建筑用“地條鋼”。

  據四川一家企業調查隊拍攝的照片與視頻顯示,今年3月,四川省都江堰市、瀘州市兩家鋼鐵企業中頻爐夜間仍在生產。

  5月1日,記者來到上述鋼鐵廠,不到百米的廠區圍墻外,裝有10余個攝像頭,新區正在搭建新的生產平臺與管道。記者稍作停留,立刻有車輛跟隨。

佛山不銹鋼行情

 記者查詢到,目前該鋼鐵企業所獲的國家質檢總局生產許可證顯示的煉鋼爐型及數量設備僅為40噸電弧爐2座。對于新建電爐是否獲得審批,目前并未有可查證的公開信息。

  此外,記者拿到的成都冶金實驗廠有限公司、達州市航達鋼鐵有限責任公司與電弧爐廠家的合同顯示,2017年兩家企業分別購置了“80t三相交流煉鋼電弧爐,90t電極旋轉式鋼包精煉爐”、“40t三相交流煉鋼電弧爐。”

  “有一些企業一邊建設一邊申請,等我們取證舉報,他們已經弄到審批了。”四川一位大型鋼鐵負責人說,“當前去產能的要求下,還能夠拿到審批,我想不通。”

  “按照地方政府要求,我們正規企業提前半年減少了100萬噸產能,但地條鋼企業還在生產,或是新建電弧爐。”該負責人質疑:“這叫什么去產能?”

“還得靠地方政府”

  “瀘州一家企業被舉報使用規格小于400 立方米,我們到企業檢查完設備之后又看了底單,是符合標準的,后續還會繼續關注。”一位參與瀘州市督查的人士表示。

  “企業可以忽悠的手段很多,之前也遇到過底單造假、偽裝容量的情況。”上述瀘州市督查相關人士表示, “道高一丈,魔高一丈”,應對監管的手段也不斷升級,“這些都是核查的重點。”

  “我們技術員了解到,一些地條鋼企業給中工頻爐搭建電爐外殼、撒爐灰等方式作隱藏,其伎倆很難被識破。”王威說,“部分企業還找到專家作技術鑒定,以技術過關申請復產,前期被查的假冒偽劣產品現在還在市場上銷售。”

  更“高級”的形式是,“一些地條鋼企業通過組成集團或被收購等形式,轉為正規鋼鐵企業或是通過這種方式‘借殼’生產。”前述四川大型鋼企負責人說。

  記者發現,此前央視曝光的四川金圣鋼鐵就是通過對原國有攀西鋼鐵的整合,獲得了工廠所屬四川眉山地區唯一一張鋼筋混凝土熱軋鋼筋的“全國工業產品生產許可證”。

  2014年初,四川省23家地方冶金企業共同出資注冊成立了四川省地方冶金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四川冶控),擬通過對地方鋼鐵企業的整合、重組實現地方鋼鐵產業的規模化、集團化經營。同年末,其子公司成都冶控實業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記者查閱工商資料發現,包括上述金圣鋼鐵及其控制人李迪文在內,多家被舉報的鋼鐵企業都與四川冶控、成都冶控存在交叉持股關系,多位公司負責人都有“福建”背景。

  有統計資料稱,福建長樂系鋼鐵企業生產了全國80%以上的建筑鋼鐵。一位鋼鐵行業的專家表示:“全國的中頻爐基本都源于福建長樂,一些企業已經完成轉型,國外確實有使用中頻爐用于特殊材料的生產,卻被長樂系‘創造性’地發明煉地條鋼。”

  上述鋼鐵企業負責人表示:“很多鋼鐵和金圣鋼鐵一樣,通過整合獲得許可證,但仍然生產地條鋼、違規新上產能。”

  “未來還會向督查組寫舉報信。”就在督查組離開不久后,德勝、川威、達鋼三家鋼鐵企業要求四川省鋼協出面發聲。此前,這些大型鋼企曾向督查組實名舉報長峰、益鑫、航達、江陽、都鋼等多家企業存在違法違規生產經營情況。

  在四川檢查完畢,回京匯報后第二天,張晨和督查組成員又趕往新疆開展督查。督查分工中,以工信部為例,需要負責5個省的督查。

  “此次匯報后,對重點或有舉報的企業,七八月份國家部委領導將再次組織隊伍親赴督查。督查不一定能顧及所有細節,但我們盡力將長期監管問責體系建立起來。”張晨說。

  一位不愿署名的鋼鐵行業專家表示:“如果依靠督查就徹底出清,這是不可能的。根本責任還是在地方政府。”這位專家問道:“不管是地條鋼還是違規新建,那么大的用水用電量,地方政府能不知道?有沒有開工生產,有些地方就那么一家大企業,有關部門能不掌握?”

  今年3月,時任工信部副部長徐樂江在鋼鐵去產能工作會議中特別指出,目前部分實施拆除的中頻爐企業在未經任何備案程序的情況下上馬電弧爐,個別設計院還為企業做設計,或是以改造的名義新上高爐、轉爐、電爐設備,“這種勢頭任其發展,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如何推進?政府如何向守法守規企業交代?”



分享到:
山东时时彩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是什么